“画龙”贵在“点睛”

“画龙”贵在“点睛”


——“教学案例写作”漫谈


 


(发表《小学教学》2010年1期)


 


打开小学语文教学期刊,刊登最多的稿件还是教学案例。为什么?我想大致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材源丰富。教师在教学一线摸爬滚打,教学中不乏生动的故事、真切的感悟,这些均可以写成教学案例。


二是易于写作。教学案例是教师在教学之后再回过头来对当时的教学情境回顾、反思而写成的文字。一个好的教学案例,其实就是一个或几个生动的故事加上一段认识深刻的反思话语由于写作形式自由,加之材源丰富,撰写教学案例已经不再是天子骄子的专利。


三是喜闻乐见。教学案例贴近于教学,没有艰深的学术俗语,读起来容易理解,易于操作,是活的教学法,读了便用,往往能立竿见影。


四是服务为本。大凡优秀期刊,均以服务于基层、服务于教师为第一要务,教师们需要,当然此类文稿就用得多。


此外,教学案例是沟通理论与实践的桥梁是进行教学交流和研讨的最好方式


既然教学案例如此受到教师们的青睐,让我们拿起笔来,从讲述发生在自己课堂上的动人故事开始,展开我们的研究,升华我们的理念,丰富我们的专业素养。


 


漫谈之一:灼见——“点睛”之笔


 


想必大家非常熟悉“画龙点睛”的故事。·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张僧繇》:“武帝崇饰佛寺,多命僧繇画之……金陵安乐寺四白龙不点眼睛,每云:‘点睛即飞去。’人以为妄诞,故请点之。须臾,雷电破壁,两龙乘云腾去上天,二龙未点眼者见在。”这段文字形容梁代画家张僧繇作画的神妙。后多比喻写文章或讲话时,在关键处用几句话点明实质,使内容生动有力。


大师画龙贵在点睛,我们撰写教学案例贵在写出自己的真知灼见。


我们先看一篇成功的教学案例:


让学生“飘荡”起来


【案例】


教学,有时受到很多的条件限制,不是每每都能让学生“事必亲躬”,得到最为直接的亲身体验的。


一次,一位老师执教《让我们荡起双桨》(苏教版第五册)在教学“小船儿飘荡”的时候,就暂时遇到了“实践”条件的限制。如今,即使在乡下也很少有这样的“小船儿飘荡”的情景,更难以让学生亲身去“飘荡”一番。


这位老师在教学这一环节时,她首先让学生回味一下在校园里“荡秋千”的情形,接着,让学生把秋千想象成“小船儿”,在课堂上闭着眼睛做起“小船儿飘荡”的情境,学生从这种临时创设的场景中美美地活动了起来,“飘荡”了一番,也乐了一阵子,他们从已有的“荡秋千”知识中较为生动地理解、感悟“小船儿飘荡”。


【反思】


苏霍姆林斯基说:“教给学生能借助已有的知识去获得知识,这是最高的教学技巧之所在。”(《给教师的建议》(上册)P24)从上面这一群孩子的“满面春风”中,笔者不难领悟到这种“教学技巧”的魅力。在强调“实践”的现代教学中,毋庸讳言,大量的知识还是来自“间接”,关键是需要教师用灵活的教学技巧,去吸引学生,去诱发学生联想和想象,让学生轻松愉快地接受新信息,这样的课堂空间就会得到无限伸展。


这一篇短小精悍的教学案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主题——教学,有时受到很多的条件限制,不是每每都能让学生“事必亲躬”……有背景——在教学“小船儿飘荡”的时候,就暂时遇到了“实践”条件的限制……有案例事件——她首先让学生回味一下在校园里“荡秋千”的情形……有案例分析与启示——首先借助教育大家的名言阐释什么是“最高的教学技巧”,然后对语文课程的基本理念“实践性”进行了再认识,理性地指出“大量的知识还是来自‘间接’”,关键的是灵活地运用教学技巧,让学生的学习情趣“飘荡”起来,让学生的思维“飘荡起来,让语文课堂“飘荡”起来。反思部分言简意明,不人云亦云,具有真知灼见。做到了小问题,深思考。本案例具有启发迁移作用,对其他案例的分析与处理具有借鉴意义和启示意义。


写出真知灼见确非易事。作为语文教研员,每年都要评选一线教师撰写的教学文稿,浏览最多的还是教学案例。审读发现,“案例事件”也还能比较清楚地叙述出来,换言之,“画龙”的基本功还比较好,但就是在议论时不能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就那么平平地放那儿了,缺少“点睛”之功。


苏教版国标本教材中有一篇课文《秋姑娘的信》(秋姑娘摘下片片枫叶,给她的好朋友写信。/一封写给南去的大雁,让它们路上多加小心。/一封写给要冬眠的青蛙,盖好被子别着凉生病。/一封写给贪玩的松树,快准备好充足的食品。/再写一封给山村孩子,别忘了给小树裹上“冬衣”。 /咦,树上的枫叶都到哪儿去了?/哈,全被秋姑娘写了信!)。文章短小,算上标点90个字符,一句话一个自然段。一位年轻的老师是这样引导一年级的孩子们与文本对话的:


师:大雁为什么要到南方去?


生:我们这儿冷,南方暖和。


师:在飞往南方的路上,大雁会遇到哪些危险呢?


生:老鹰抓。


生:猎人用枪打。


生:狂风暴雨。


师:多危险呀!如果你是秋姑娘,怎么对大雁说呢?


生:大雁妹妹,别着急,路上注意安全,祝您平安到达南方!


师:多么有爱心!你也当一回秋姑娘,读一读第2节。


(学生非常投入地练读,然后指名读)


师:我相信大雁妹妹听了你们的话一定会注意安全,一定不会掉队,一定会谢谢你们这些“秋姑娘”!


听完课后,我组织几位青年教师座谈,他们都认为这一教学片段十分精彩,可是精彩在什么地方说得就不尽如人意了。


教师甲说:“这段教学效果很好,教师善于引导,学生善于表达。”


教师乙说:“张志公先生说‘语文教学,读写重要,听说也重要,不能只重视读写,而忽视听说,忽视口语交际,在现代社会口语交际空前重要。’这段教学重视了口语交际训练。”


教师丙说:“低年级儿童善于想象,教学中教师注重激发儿童的想象力。”


显然,教师甲只能说一些表面现象,说不清楚这一教学片段的实际意义与价值。这种现象很普遍,每每与教师交流,谈起自己的教学经历,都有不少成功的事例,但往往局限于具体的做法,如果让谈道理,就显得十分窘促。教师乙具有引用教学理论的意识,可是对教学理论理解不透,而是给案例“穿靴戴帽”。好的反思要做到事理结合,能针对具体案例进行分析,观点与事实结合紧密。教师丙的评价浅尝辄止,停留于感觉和经验的层面。


为了提高青年教师对这一教学片断的理性认识,我作了如下评述:评价他人的教学,必须要对教学过程进行全面的审视,对现象背后的东西进行分析和思考,努力做到:(1)事理结合。能针对具体案例进行分析,观点与事实结合紧密。(2)认识深刻。能透过事实案例分析出比较深刻的道理来。(3)理念先进。具有先进的教育思想和教学方法。(4)普遍适用。提出的措施能解决教育教学实践中的问题,切实可行,便于推广。这位老师教学“一封写给南去的大雁,让它们路上多加小心”这一节是十分用心的。大雁为什么要南去?为什么还要多加小心?怎样叮嘱大雁?这些是文本的留白,是教学的空间。执教者通过师生间和风细雨式的对话,有效地帮助学生将自己的知识积累(北方寒冷,南方暖和)、生活体验(飞行会遇到很多困难和危险)和情感积累(路上要注意安全)移到课文里,让孩子们舍身处地地与文本、与大雁对话,产生情感共鸣,从而读好课文。这是水到渠成的移情体验!这是真心的呵护!这是真正的人文关怀!


“画龙”贵在“点睛”。“点睛”是教学案例不可或缺的要素。


 


漫谈之二:阅读——“点睛”之基石


 


 “画龙”贵在“点睛”。“点睛”之功来自于阅读。


国学大师季羡林认为,人类千百年以来保存智慧的手段不出两端:一是实物比如长城等,二是书籍,以后者为主。书是事关人类智慧传承的大事。朱永新教授讲:“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实质上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大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早就告诫我们:“只有当教师的知识视野比学校教学大纲宽广得无可比拟的时候,教师才能成为教育过程的真正的能手、艺术家和诗人。”多读书,就是站在大师的肩上思考,你会惊喜的发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其实,很多语文教育大家的成功都得益于读书。


苏教版小学语文教材主编张庆先生就是一例。先生博学多识,积淀深厚。20094月先生语文教育思想研讨会在南京召开,一次就出版《张庆文集》八卷,六七百篇文章,280万字,可谓卷帙浩繁,这得益于他的善读。先生一生坚持好书必买,买书必读,有疑必查,查后必录,有感必发。家中上万册藏书和数百篇读书笔记是他博览群书的最好见证。先生对读书学习有着一种天然的、由衷的喜爱,创造了很多的读书方法:对照地图读书、对照影视片读小说、采用不同注本对照的方法研读经典、利用时间的“边角料”背诵古诗、用耳朵“读”书(眼睛高度近视加之眼疾)……几十年来,他始终沿着“学习—实践—反思总结”三部曲一丝不苟地稳步前行,确保每月发表四篇论文……


谈读书,不能不提于永正,全国小学语文著名特级教师,被《小学教学》编辑朱根发誉为中国的“苏霍姆林斯基”、“马卡连柯”。曾经有教师问于永正老师:“您成功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读书,要经常读。要经常读关于教育名著、教育学、心理学以及教学论等方面的著作,还要养成翻阅各种教育杂志的习惯。读书要专心,跟自己的实际联系起来,要把读书所得运用到工作中去。”于老师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读书的文章《感谢书》。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我这个人读书喜欢想自己。我是抱着从书本中寻找智慧、思想和方法的态度读书的。如果读书不与自己、与工作联系起来,学而不用,对我来说,读书就失去了大半的意义。”于老师的话不说是字字珠玑,也堪称本色天然。他这样写的,也是这样做的,并形成了一生的读书习惯。


受名师的影响,本人也自觉地读起书来,借鉴一些名师的读书方法坚持“四读”:一读教育经典,把握其精髓;二读教育报刊,了解同行在思考些什么;三读人文书籍,润泽精神空间,涵养人文智慧;四读网络信息、电视,收集、处理和运用教学信息。


比如,阅读《文心雕龙》,就把“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驯致以怿辞”与撰写教学文稿对照思考。这段论述告诉我,要想写出高质量的文稿:第一,要博览群书,不断地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海纳百川”,把读书心得当作宝贝似地储存起来,做到厚积而薄发;第二,要明辨事理,把古今中外有成就教育家(如古代的孔子、孟子,现代的叶圣陶、于漪、钱梦龙、魏书生,外国的苏霍姆林斯基等)独到的思想见识比较分析,把握精髓,为我所用;第三,要把自己的教学经验与名家的教学观点进行比照,形成自己的教学观点;第四,要培养自己的情致,做到“情动而辞发”,用准确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思想。


再如,《语文教学通讯》的编辑约我写一篇“名师这样评课”的稿件,我思考再三,决定写品评于永正老师执教的口语交际《学会转述》(见2008.7-8期)。于老师是怎样进行教学的呢?一是故事引路,打开交际之门,二是寻人叙事,铺就交际之路,三是直面转述,完成交际使命。为了写好这篇文稿,我读了三本书:《谈美》、《儿童精神哲学》、《儿童哲学》。朱光潜先生的《谈美》帮助我确立了文稿主题——“艺术的雏形就是游戏”。刘晓东的《儿童精神哲学》、詹栋梁的《儿童哲学》帮助我完成了《“艺术的雏形就是游戏”》一文的四点启示:精于选——以精选教学内容为基点,让交际成为儿童的一种需要;融于境——以创设生活情境为支点,激发儿童的交际热情;巧于练——以交际活动为力点,培养儿童的倾听能力和表达能力;成于乐——以儿童精神为原点,让他们在游戏中完成交际任务。《儿童精神哲学》、《儿童哲学》并没有直接告诉我们如何进行儿童口语交际训练,但它是上位概念,帮助我们去认识儿童生动多彩的精神世界,并走进儿童的精神世界,按照儿童的本性实施儿童喜爱的并能有效促使儿童成长的教学。


一心想着教育教学,无论读什么都能有收获。比如,阅读课文《孔子游春》(苏教版六上),我撰写了《做一位正心启智的大师——<孔子游春>的教育境界及对教育的启示:首先,体察孔子亲近大自然的思想;其次,审视孔子洞明世事的教育睿智;再次,感悟孔子童心未泯、关爱弟子的教育情怀。再如,观看2002年春节联欢晚会,《Crazy English》的创始人李阳老师,面对着全国亿万观众大声疾呼:“路是走出来的,歌是唱出来的,English是说出来的!”说者有心,听着有意。于是我就联想到语文教学,于是写出了《语文是读出来的》一篇文稿。又如,参与普通话测试工作,读到《普通话水平测试》一书的27号作品(第一个人和第二个人同样观察虫子爬墙一事,由于两个人所处的角度不同,他们的感觉和启示也就不同。第三个人询问智者。智者回答:“两个人都对。”“太阳在白天放射光明,月亮在夜晚投洒清辉。它们相反的,你能告诉我:太阳和月亮,究竟谁是谁非?”)读了这个故事,联系到《课程标准》中的话语“在评价时,要充分注意学生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的思路和方法。对不同于常规的思路和方法,尤其要给予足够的重视和积极的评价”,写出了《太阳和月亮,究竟谁是谁非?》一篇文稿。


小学教师工作十分辛苦而繁忙,没有充裕的时间学习教学理论,要学会做“加减法”。所谓 “减法”,就是要减去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干扰,轻装上阵,才能取得成效。减少是为了更好的增加,增加什么?读书,思考,写作。这就要求我们充分利用每天零散的时间和双休日、寒暑假的休息时间,积少成多的阅读。我的阅读经验就其顺序而言,一般是先读简单资料,再读复杂的资料;先读应用文章,再读基本理论;先读论文,再读专著;先读国内资料,再读国外资料。在阅读著作时,先看简介、序言、后记和目录,初步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基本观点和整体思路,然后再决定是泛读还是精读。精读的时候,我一般作如下思考:实用吗?我能用吗?怎么用?我的差距在哪里?用笔记一记。有时候随便看书,忽然发现有用的材料,往往顺手拿一些手边能拿到的东西,比如通知、请柬、信封、小纸片之类,把材料写上,再分类保存。“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就是这个道理。